回臺灣通識網 課程資料庫教師資料庫通識實務全景
地區    學門   關鍵字    

 

黃美鈴 老師

>> 604 瀏覽人次

國立交通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文史哲學門
藝術學門


第二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黃美鈴老師專訪
1分43秒 | 11.29 MB

我希望藉由通識課能引發學生更多的聯想觸發,
並且成為一個有教養、有見識的文化人。



學思歷程
通識理念
教學方式
通識建言
 

  「上黃老師的課,你會覺得她本人就是愛的示現。」曾經修過黃美鈴老師的通識課,現在已經上了光電所博士班的翰松,平日還常常回來看老師,他微笑地說起心中的感動。梭羅的《湖濱散記》曾經提到他的房子裡有三把椅子,一把給了孤獨,一把給了友誼,另一把則給了社會大眾。黃美鈴老師則願意把研究室裡的椅子,全部留給學生們,與學生分享學業、交友或生活種種,這是她認為最快樂的事。


  服務於交通大學的黃美鈴老師稟持著愛的信念與價值,從而在課堂裡、在校園中、在帶領學生閱讀時、甚至在課後,黃老師都歡迎每一位學生向自己敞開他們的心靈。黃老師因貫徹著如此的信念,故努力將愛的信念傳遞給學生們。她相信透過老師的熱誠與愛心,可以提升學生的自我價值感與生命品格——這樣堅定的信念,成為黃老師努力並且實踐著的教學方向。


  「每次我去上課都覺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因為跟學生一起遨遊於文學廣闊的心靈世界,讓我很充實。」蓄著短髮、笑容滿面的黃美鈴老師,站在研究室裡,對著書櫃上、桌子前隨處可見的向日葵這樣回答我,那一瞬間,向日葵彷彿迎風搖曳著,在冬日的陽光下散發溫暖的光澤。



學思歷程

與經典對話,為生命找答案

  「我是在文學當中找到生命的答案的。」中學時黃美鈴老師開始接觸文學經典作品,因為當時敏感纖細的年少生命,總覺得需要去對話,需要找尋出口。第一個擄獲黃老師的心的,是文學。赫曼‧赫塞的《流浪者之歌》、《徬徨少年時》開啟了靈魂之眼,文學衝撞了許多內在生命的問題,許多的困境和艱難也在這樣的過程當中被審視、被反思。吃文字長大的黃老師在當時的閱讀當中,深化了自身的生命,也深化了思索的歷程。大學就讀於政治大學中文系,浸淫在文學的海洋當中,黃老師繼續透過文學與偉大的心靈對話,尋找生命的答案與救贖。


  這樣的過程讓黃老師理解到,人文的思考深深地影響了一個人的價值觀,甚至決定了一個人要如何過生活,也幫助我們洞察自己的處境,以及該如何去看待生命。於是,碩士班、博士班,黃老師繼續選擇了台灣師範大學國文所就讀,並在文學之外,找到實踐自己生命的另一條道路——教育。文學裡談到:人在生命困境中,如何安頓自己,並在變動的世界中如何安身立命;教學則成為實踐自己人文關懷與與落實人文精神的道路。文學的廣闊與美好,在教學的過程中,找到了承載的輕舟,黃老師決定日後站在講台上,要將這種感動與美好,傳達給講台下的每一位學生。


  信仰繼文學之後深深影響了黃老師的心,影響了黃老師以愛為主體的生命理念。身為一個基督徒,談到信仰的歷程,黃老師回溯到自己高中的晦澀時期。徬徨少年充滿了人生的困惑,而當時流行的存在主義思潮,也或多或少激盪了年少易感的心靈。也因此黃老師栽進經典文學的世界,文學或許幫黃老師找到了相似的靈魂激盪。很幸運的,就在這個時候,遇見了影響自己甚鉅的劉黎理老師。劉老師永遠以豁達、正面、感恩的心去面對生命,以無私的愛與寬容接納學生們,讓黃老師印象深刻,同時,也興起了「為什麼她可以這樣生活?」的疑問,因而種下黃美鈴老師在日後走入信仰的契機。「史懷哲的『人生就是愛』,成為我終生的信念。」老師因此展開與之前截然不同的人生:她抱著愛與感恩的心,正面的看待人生的各種際遇,朗然地走出自己的道路。


  就是這樣的歷程,讓黃老師有著一顆敏感纖細的心,浸淫在文學經典中與偉大心靈對話,同時,不墮入虛無,並執持著隨時仰望光明的正向心念,以教學為實踐,去感染身邊的每一個人。因為文學豐富了老師的內在生命,帶來真實的生命感動。在與偉大心靈交會的同時,如同找到生命的纜繩,讓自己也可以接近生命的偉大,老師樂於將這份資產與學生們分享。



通識理念

  今年第二次獲得交通大學傑出教學獎的黃美鈴老師,多年來的教學評鑑,都深受學生一致的好評與高度肯定,因此她對於通識教育與教學,自有其獨到的看法。


  「我從來不認為通識課程是營養學分。」黃老師不僅看重自己教授的課程,也希望通識課程得到學生的尊重,她認為要達到這個目的,教師首重專業。所以,理想的通識教師應該深耕專業,透過深刻的學術紥根,發展出一套完整的知識體系,並在通識教學上,以活潑多元的教學方式,提綱挈領地傳達最重要的學科識見,方能達致培養學生廣闊視野及創造性心靈的果效。而耕耘於通識教育人文課程,黃老師認為培養學生成為有見識、有教養又有人文情操的知識份子,是最重要的。因此,黃老師教學首重獨立思考與與批判能力的養成,希望藉由文學經典與學生對話的過程,讓學生腦力激盪,同時教師也必須示範思考的方法與歷程,讓學生因而學會獨立思考、增進價值判斷能力,進而能有多元價值體系的反省。


人文思考決定生命的廣度與深度

  「資優、學優不代表就可以幸福、快樂。」在交大通識中心已有十八年教學資歷的黃老師,對交大學生有深刻的觀察。在理工為主的學校教授人文學科,黃老師洞悉這些理工科的學生平時總是面對冰冷的儀器與實驗,所以,內心的虛無與焦慮更大,相對的,也就更需要人文思維的滋潤。於是,黃老師藉由教學的過程中將學生帶入經典閱讀的世界,透過文學經典與學生探索生命、信念與價值觀念,也談如何愛自己與體貼他人。而豐富的教學經驗讓她知道,只要激起學生的學習興趣,即使是理工科的學生,他們所展現出來的潛力其實更驚人。一旦燃起了學生追求人文知識的熱誠,並體會到文學作品與人生的密切關係後,他們往往更飢渴於文學的閱讀,因為文學伸展了他們生命的觸角,打開了另外一扇心窗,引領他們看見生命其他美好的可能。


  「一旦失去任何依傍的時候,人要如何活下去?」敏銳的黃老師察覺科學儀器與數據,外在的社會成就與掌聲,金錢名利與地位,其實無法填補人內在生命的深層需求,因此總在上課時,藉由文學經典的閱讀,帶領學生們更深刻地看見人性,並從而學會同情與悲憫、樂觀與豁達。


  人文思考決定了生活的態度、生命的廣度與深度,因此,引導學生往經典深度探索時,其實是要藉由與作品、人物的對話,進而透過閱讀興起同情共感,在感動興發中,學會智慧的觀看——觀看他人、觀看自我。因為文學提供一種人生的洞視與觀察,培養我們「觀看」的能力,而閱讀的核心,就是把握「看」的本質:涵養智慧。黃老師說她上課很強調學生融入作品的情境中,而生活的實踐才是最終的目的。她教學生閱讀作品、閱讀書中人物,更強調要回過頭來閱讀自己—閱讀自己的人生、閱讀自己的生活。因為黃老師認為好的文學作品會教人善與愛的信念。每個人在人生中,都會碰到無數的困境,有時候卻無法借助自己的專業知識解決,文學在這種時候可以提供多元的人生思考,提供一種智慧觀照人生的可能。



教學方式

以問題為中心的講述與討論

  落實到教學現場,黃美鈴老師有一套獨特的方式,將上述的理念一一精彩展現與實踐。


  「帶領閱讀的時候,我會以問題為中心,帶領他們進入文本。」在進入閱讀文本之前,黃美鈴老師會丟出問題,除了刺激學生思考,也挑起他們對文本的興趣;同時也要學生閱讀過文本之後,先行設計問題並於課前Email給老師,以便於課堂進行討論。這樣的方式將文本的講解,不是停留在表面的字句、段落與寫作技巧,還帶學生進一步用問題將文本閱讀,帶向深度閱讀,一步步走入作者與文本的核心,走入思想的深刻。課堂上老師盡可能鼓勵學生發言,而在這個討論的過程中,學生充分表達意見,而也在此同時,學會傾聽不同意見,尊重不同觀點,接受與自己不同論點的存在。


  但是在丟出問題之後,除了讓學生討論發表意見,教師亦要在這個過程中,表達自己對問題的看法。藉由這個過程,示範一個思考的方法與歷程,讓學生看見一個問題如何推出,一個問題如何進展與鋪陳,以及最後如何推出結果。黃老師認為結果不是唯一的答案,但是卻能讓學生藉由這個過程學到思維的方式,同時,也能透過彼此的激盪,將看問題的觀點互相交融與深化。


  大學課程必須透過各種方式,協助學生改進思辨能力,已經幾乎是共識。但對於抽象的思辨能力,如何採取進一步的行動落實在教學中,卻是一個等待努力的方向。因為幾乎沒有一種共通的智識技能,可以用來思考所有種類的問題。而黃美鈴老師站在人文學科教師的立場,提出「以問題為中心」的方法,進入文學閱讀領域,啟發學生興趣,並透過這個方式,讓學生有足夠的動機,想努力來解決在文本中遇到的問題,因此思辨能力也於此獲得顯著進步。以張愛玲〈金鎖記〉的閱讀為例,黃老師提示學生張愛玲如何以七巧的一天為敘述模式,展開對七巧這個人的深刻描寫,而學生跟隨著進入文本,原本將主角曹七巧視為一個怨毒的婦人,卻在最後對其有深刻的同情與理解。這就是黃老師認為文學會教給人同理心的原因:一旦有能力進入到人物的內心,發現其曲折的心路歷程,其實最可厭的人,往往也是最可憐的人。文學的確會教我們同情與悲憫,也會教我們寬容與豁達。


  多年的教學生涯,黃美鈴老師累積了許多課程的投影片,一落一落放置於研究室裡,不僅在教學準備當中有隨手拈來的資料,也證明黃老師對教學的用心。特別是老師為增進學生的獨立思考判斷能力,故教學設計多透過討論、思辯、批判與比較進行,老師扮演引導啟迪的角色,而非單向的知識灌輸,並提出許多因應小組討論的教學策略,將講述與討論結合,藉由有目的性的規劃問題討論方式,帶領學生進行深刻思考,而學生也在這個討論過程當中給予黃老師許多驚喜。


寫作訓練與閱讀結合

  除了講述人文課程,黃美鈴老師也於2001年到2004年,推動執行教育部計畫:「大學中文寫作改進計畫——中文寫作工作坊」,提出許多有效策略訓練學生寫作。在計畫結束之後,並將計畫推動之方法與個人教學結合,提升學生寫作能力。


  黃老師認為,寫作首要「有東西寫」,也就是必須先充實內在涵養,訓練思考能力、釐清思考層次,以及如何思考得更深刻,才能進一步教學生以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倘若沒有想法,寫作訓練徒然訓練文字技巧,而沒有從根本上提升寫作能力。於是,黃老師將經典閱讀與寫作訓練結合起來,在經典閱讀的詮釋、分析之後,讓學生從問題進入文本,然後,秉持「聯想比知識更重要」(愛因斯坦)的理念,以各種方式訓練學生與文本深度對話。


  精讀文本的寫作訓練包括摘要寫作(綜觀全局,用最精鍊的文字掌握主題)、文本重編(將文本進行縮寫或局部擴寫)、人物日記(進到人物內心以角色觀點敘述內在心靈)。透過這些方式,不只解決學生天馬行空、言之無物的困境,也藉由這個方式與名家對話,學習經典的寫作形式。而學術報告的撰寫,也是黃老師寫作訓練的一環,學術報告有其格式,而這個格式往往是訓練學生熟稔學術論述語言、裁減論證與閱讀資料、並且讓思考更嚴謹的一個方式。


多元教學與評量

  黃美鈴老師的教學理念是:讓每一堂課都成為最充實美好的時光。老師也很用心在教學情境的設計上,讓課堂活絡精彩。有時候會規劃讓學生做和教學主題相關的戲劇表演。透過戲劇表演,角色扮演等情境教學活動,強化學生的學習興趣。同時,也採用多元評量的方式,訓練學生去發掘他們自己看問題的潛能。


  黃老師在課程活動中做了不少創意設計:在引導學生與經典對話方面,除了閱讀與寫作,同時也運用教學媒材,多方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另外還有專題研討、課堂口頭報告、分組討論等,這些也都成為評量學生的多元依據。


  另外老師很重視培養問題意識,她認為問出有深度的問題,比考試成績好來的重要。因為能激發學生深入探索問題,就可能在學習上有所突破。學生都有探索新知的需求,如果老師能引導學生思考,讓學生主動發現問題,並發展出自己的想法,也能幫助學生培養出自信心,這些都是使學生對課程有興趣的重要秘訣。


  除了這些課堂表現的評量之外,黃老師還開放給學生互評(彼此給對方評價),並在評量時鼓勵學生發現自己與同學的優點,學會互相欣賞、互相學習,因為課堂不僅只是傳遞、吸收知識的場所,還是認識他人、互相傾聽與彼此瞭解的地方。在這裡,可以與老師深度交談、與同學一起學習;在這裡,有如此豐富與充實的知識泉源,成為所有人遇合的美好經驗。



通識建言

  播種,未來一定會有收穫,「我現在做的像是撒種的工作,有一天在學生須要時,也許會在他心中開花結果。」——黃美鈴老師以這種心情來教書,因為知道自己可以透過教學傳遞給學生文學的美好、建立深刻的人文情懷與人文精神,並不斷看到學生知識與生命的成長,所以她的教學永遠帶著生命的熱情。


  除了教師應該深耕專業,將教學紮根研究,並透過多元的教學方式,帶領學生一窺知識堂奧之外,黃美鈴老師認為通識教育是使學生們在專業訓練以外,對人類各領域文明發展的精髓獲得總體的接觸。因此校園整體氛圍的配合建構,也很重要。她建議通識教育可以打破單純課堂的界域。除了課堂授課之外,在非正式的課程方面,校園裡仍有許多可發揮的空間。以交通大學為例,該校雖以理工為主,但「人文科技、互為體用」的多元活潑校園文化,一直是學校努力的方向。為達成活化校園、健全學生全人格的理想,通識教育正可強化人文、社會與藝術學域對交大學生的影響力,共同構築人與人之間彼此尊重、充滿人文藝術氣息的學風,既能進一步發揮課堂裡奠定的既有成果,又能建立獨特而優質的大學學風。


  「和老師談話,壓力好像都不見了,你會覺得原來生命可以如此美好。」上過黃老師的通識課,許多學生都改變原來對世界的看法。找到一個聆聽的姿態去傾聽生命的隱微之處,找到一個窗口展示著另一種生命風景,找到一雙眼睛直視靈魂的幽暗與光明。在那裡煥發生命的莊嚴,讓一個人無論在何時、何地、何種境遇,都堅持地挺立著—猶如文學帶領黃美鈴老師找到無盡的寶藏。黃美鈴老師透過通識課程的耕耘,亦同樣帶領著學生往寶藏的方向去探尋,而最後,收獲最多的會是誰呢?


  給予的人,也是最有福的人。永遠不疲累的喜悅的臉龐,彷彿說明了答案。



文/王瓊涓 影像/劉嘉圭、吳依庭、賴怡安、謝雯潔、黃瑋傑 修訂/廖蕙玟、簡妙如、黃美鈴



   
全部獲獎教師 [50]
第二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5]
第一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5]
教育部通識教育改進計畫績優主持人 [40]

 

 

 
 
tel (02)3366-9863、(02)3366-9531
【臺灣通識網】教育部通識教育資源平臺建構與永續發展計畫
home | contact us | sitemap
copyright 2009 MOE.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