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臺灣通識網 課程資料庫教師資料庫通識實務全景
地區    學門   關鍵字    

 

梅家玲 老師

>> 629 瀏覽人次

國立台灣大學 台灣文學研究所

文史哲學門


第二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梅家玲老師影音專訪
1分42秒 | 13.34 MB

我希望學生透過文學學習同情,
擴大自己的視野,更進一步了解自己。



學思歷程
通識理念
教學方式
通識建言
 

  「這只是一堂通識課,不是公演耶!」看完臺大梅家玲老師通識課堂上學生分組的期末展演,最常聽到的驚嘆聲莫過於是。追究緣由,在展演節目中同學所展現出來的才華與創意還是其次(當然,那都是最棒的),最令人激賞的,恐怕是那種使出渾身解數的光與熱、交雜因為一同修課所激發的革命情感,以及集思廣益、分工合作所表現出來的團隊精神,讓每一個參與課堂年輕的生命,都找到他們的位置,並在這個過程中,綻放屬於年輕最美麗的笑容。


  梅家玲老師如數家珍地展示著學生的創作集與展演錄影,言談中透露對學生的欣賞與驕傲。身為每年通識課堂裡的掌舵者,梅老師以其專業與創意給出一個舞台,以專業文學知識與情意為基座,讓教學TA、修課學生在這個舞台上盡情揮灑,並從而在這個過程當中,除了開啟求知的興趣、自我實踐與成長的喜悅,也收獲獨一無二的記憶。




學思歷程

  梅家玲老師是臺大中文系科班出身,面對這群年輕的生命有著熟悉與親愛。當年畢業後即留在學校任教,一路從助教、講師、中文系專任教授到台文所所長,除了個人的歷程,也記錄了梅老師研究之路的轉折。梅老師碩、博士論文均以中國古典文學為主題,甚至教授升等論文仍以中國古典文學為專業,後來有臺灣當代文學、現代文學為研究的轉向,近來更在研究面向的拓展與文學史的關懷驅動下,將研究視野轉向晚清,這樣的轉向卻不是無跡可循。


  說到這段歷程,梅老師提到除了自己興趣廣泛之外,在書寫博士論文的時候,她開始廣泛接觸西方小說研究理論,已種下日後轉向的契機。另外因為個人對當代議題的關懷,在持續接觸現代文學之後,梅老師開出了對當代文學、現代文學的研究面向,並在後來上溯到晚清的文化現象與文學研究,試圖在點、線的捕捉之後,展現一個完整的研究面向,並回頭思考古典文學的因素如何影響了現代文學與文學批評。


  這樣的研究歷程大大豐富並刺激了梅老師在後來教授通識課程時的靈感。所以,除了課堂教學旁徵博引之外,結合了當代議題與個人研究,修課的同學在課堂中除了閱讀許多現代文學經典作品來探討當代議題之外,更往上探索五四精神,並在TA的帶領之下,到圖書館去翻閱了五四到三、四0年代的報刊,藉由報刊的閱讀,體認當時的政治與文化氛圍。


由一個改革開始

  談到開設通識課程的緣由,梅老師侃侃而談當時臺大的教學環境:「這是由一個漸進式的改革開始的。」

  原來當初臺大原來並沒有通識課程,而是「大一國文」,並且列為必修,教授的課本則有統一教本,從原來的《孟子》與《史記》,到後來的名家散文選本,教授內容固定,老師教學也受到限制,期末考試更採全校統一命題,成為令臺大學生詬病的「高四國文」。但是由於民國七十六年解嚴之後,改革、開放的呼聲也延燒到臺大,「大一國文」從固定教學內容、到教學內容部分相同的彈性選擇,考試方式也從全校統一命題到部分統一命題,更在民國八十一年開始,「大一國文」開始實施分院選班制度,也就是學生可以打破系所的分野,自由選修不同老師的課程,而老師的教學內容也可以配合自己的專長與興趣來設計。


  在這樣的變革之下,梅老師一步步開始在教學的過程當中積累個人的閱讀與觀察心得,成為後來轉向現代文學研究的一個基點。從一開始只講述古典小說,到古典小說與現代小說課程輪流講,再到後來完全轉向現代小說、現代文學的講述,以迄於現今與文化議題的結合,並在授課中旁及電影、音樂、戲劇等藝術課題,多元豐富,從而拓展出對個人研究的反饋。喜歡與不同學科的同學相處,是梅家玲老師喜歡開設通識課程的原因之一。在與學生接觸之後,梅老師發現即使是理工科的學生,只要能夠激發學生的興趣,往往他們也能在文學方面展現令人激賞的創意,不同學科的不同思考,往往帶來很大的激盪。


  除了「大一國文」之外,梅老師從十年前便開始嘗試開設通識課程,透過這個方式,接觸來自於不同系所的學生。而在這樣的過程中,梅老師提到課程關鍵性的一個轉折,則是從民國九十二年開始參與教育部的通識課程改進計畫開始的。參加了教育部的通識改進計畫之後,因為有教育部的經費補助,梅老師的課程從主要由教師講述,到每學期邀請一到兩位名家到課堂演講,並因為課堂TA的加入,帶領學生進行小組討論、進行小組活動而轉型。由梅老師帶領TA群規劃課程單元,從小組討論到期末展演,從每週創作評論出題到創作評論獎的評選,課堂TA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逐漸演變成後來上課總會出現的特別情景——在梅老師的點撥之下,課堂TA不遺餘力,同學全力以赴,一起在期末大放異彩,並為即將結束的學期感到依依不捨。而其中梅老師認為最關鍵的,就是在這樣的過程裡,進行不只達「理」,尚且通「情」的生命教育。


  這樣的想法後面,就是推動著梅老師即使身為資深教師,依然願意且樂於繼續開設通識課程的原因。透過這個過程去認識不同科系的學生,並藉由課程打開學生對於人文領域想像的窗戶,開啟對於文學的興趣,是梅老師認為相當有意義的一件事。




通識理念

通情達理的生命教育

  一般談到通識教育總認為要朝向專業邁進,梅老師卻有不同看法。梅老師認為,通識教育的最終目的,除了企求學生成為一個知識方面博雅淵通、兼容並長的公民之外,人作為一個情意的主體,亦需調理個人的情性生命,學會與人相處,並在這樣的過程中,擁有平衡快樂的人生,成為一個不只達理,更能通情的現代人。而華人過去的文化傳統就具備這樣的特質,試想古代令人景仰的大學者,哪一個不是通儒?文質彬彬的君子之風,說的不就是情性陶冶的一種境界?因此如何將這個傳統的特質融入於現代學院的課程之中,具體實踐並落實,開展出具備本土性、前瞻性特色的實踐之道,一直是梅老師在規劃通識課程時的努力方向。


  「我所期待的是,一門課,帶來的不僅是知識的增進,也是一種生命的體驗,是持續的情意交感。」陸續在臺大開設過「現代文學史」、「現代文學與文化」課程的梅老師微笑地說。當課堂上的同學們,不僅因為課程吸引人來上課,也有原本完全不對課程感興趣的學生,因為喜歡課堂的老師、TA或同學,進而參與課堂活動,最後竟然改變了對這個學科的原本看法,從而開始欣賞文學、閱讀經典;也有同學在不同學科背景之下,因為這堂通識課程而開展出對人文學科的興趣,進而投考臺灣文學研究所的人不乏其數,而使之成為個人生涯規劃的選擇之一的,也所在多有。


  而最令梅老師感動的,則是所有的學生經過分組討論與小組活動,與助教TA及同學們培養出令人稱羨的革命情感。透過這個團隊合作的努力,不僅呈現出一個共同的成果,並且在合作的過程中,激發出屬於年輕的純真、專注與執著;而這樣的「情意交感」,往往並不隨著課程而結束。學期結束之後,他們透過聚餐、活動,即使有同學出國,也會牽起聯繫的那條線——曾經一同在課堂上的點點滴滴——牽繫起離開課堂後往不同方向出發的年輕生命。




教學方式

尋求各種實踐的可能性

  在教學實踐上,梅家玲老師也經過一段摸索的時間。從單打獨鬥到教學TA的加入,梅老師採取的第一個作法就是取消期中期末考試。「老師要讓學生有創意,自己就要成為創意的激發者,自己也要成為有創意的老師。」於是,取消考試之後,藉由深度的小組討論促進學習興趣,也彌合了上課時無法回答每位同學各人疑問的缺失;趣味、創意的作業方式引發學習興趣,「圖書館期刊文化之旅」讓靜態的課程加入動態的活動與踏查;而分組活動最盛大的「期末成果展演」則大大培養同學團隊合作的精神。


  這些創意的激發,來自於梅老師,也來自於課程TA群的努力。為了激發學生的創意與發想,梅老師開始在課堂上舉辦「每週創作評論獎」,讓學生分組輪流在每週兩個題目中擇一撰寫(創作性與評論性各一),一週內交出,下週上課前則由老師與TA群開會遴選出優秀作品。優秀作品將由TA撰寫評語,放上教學網頁以供同學觀摹,並在期末頒獎。為了擬出具有創意的題目,不能重複並要兼具深度與趣味性,老師與TA群在每週開會時都為此絞盡腦汁。此一設計大大考驗了大家的智力,也杜絕了學生抄襲的可能。


創意大考驗

  每到期末,梅老師都會將該學期的學生習作成果結集成冊,送給學生,以資紀念。豐富多元的成果選集,記錄了同學們的才華與心血,梅老師及其所帶領的TA群,創意也讓人眼睛一亮。例如創作題目有經典作品的改寫,其中包括文類轉換(如將新詩改寫成散文或小說)與敘事實驗(如經典原作改換敘事聲音來寫)、小說人物的內心日記、經典作品的批評等,以期培養學生思考、觀察、學習的能力。除此之外,上課提到五四時期文人結社與創辦刊物的文化現象,就讓學生針對此做一發想,讓學生把這個想像放在當代,由其虛擬企畫成立一個社團或創辦一份刊物,並就此擬寫社團宣言或發刊詞,的確別出心裁。


  而學生的才情更是不遑多讓。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九二年度同學們模擬五四運動當時的情景,在臺大校園裡發起一場「遊行五四」,透過後代人的眼光來再現這一場想像中的五四學生遊行。當時,同學們手上所拿的各式標語,以及遊行之前領導人所唸的遊行宣言,都是考察五四史料製作出來的,有同學飾演蔡元培校長發表演說、有人飾演學生領袖公佈遊行決定,在臺大校園當中模擬當年遊行路線與情節,最後以火燒趙家樓(漢奸曹汝霖的住處)作結,熱熱鬧鬧、貨真價實作了一次五四展演。


  另外,吸收了經典作品,加入現代語彙與生活觀點,不只化為文字記錄,更以不同的形式在課堂裡展演。如:改編話劇、拍成紀錄片(溫州街的故事)、多媒體,還有電影短片的實驗作品等。這些結合了文學、音樂、歷史、表演、影片剪輯的作品記錄,著實讓人驚豔,以電影短片「終身」為例,其中的分場敘述擷取張愛玲小說中的片段,而此文字片段亦對劇情收畫龍點睛之效,運鏡則每每兼有侯孝賢的詩意與味道。這已經不僅僅只是文學知識的吸收就能達到的,亦是文學品味的培養與情性陶冶中,才能激發出來的。它所體現的,正是梅家玲老師認為最重要的通識理念:全人教育不只是知識的廣博融通,還有情性的陶冶涵養,以及深化對自我生命的感知與反省。


  對於這些創意,TA群們激賞之外,也常常有「請同學千萬不要搞太大」這樣的感想。擔任過助教的TA賴佩暄表示,她往往必須一邊帶領同學將創意發想執行,又要預防最後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大製作;「請大家不要惡性競爭!」修過課的甘炤文同學不禁如此呼籲,不同組別之間使出渾身解數的展演,開始時不免有互別苗頭的競爭意味,於是一個通識課程的成果展演,最後往往變成盛大的公演活動。不過,在助教及老師的導引下,大家最後所看到的,終究還是彼此的相互尊重、欣賞與讚嘆。「現在想想當時真的很瘋狂,畢竟這只是一堂通識課,不過當下卻又會不由自主的投入其中。」甘炤文笑著分享當時的心情。藉由這樣的過程落實並且實踐了梅家玲老師心目中「通情達理的生命教育」,修課同學各盡其才,通力合作,既得以各展所長,也能在合諧的人際互動中產生美好的情誼,自我成長之餘,亦感受人情美善。


  對於陣容堅強而且功不可沒的TA群們,梅老師更是讚賞有加。不論課前課後,在梅老師的帶領下,開會、跟課、帶領同學進行各項活動,期末展演時陪著一起熬夜,並出借自家客廳供同學通宵夜戰打地鋪——課程的順利推動與各項活動的進行,都有他們美麗的身影。也由此證明,TA制度的推廣落實,亦是將來提升通識課程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




通識建言

「專業」與「通識」的相互轉化提昇

  抽掉了情與意,人不過是一個空殼子,於是梅家玲老師藉由通識課程實踐了自己的教學理念,在專業知識中融會了情性陶冶,因而每一年,同學都有亮眼的成績。「是不是只有臺大的學生才能這樣教?」這是梅老師教學實踐多年以來,會受到的質疑。


  事實上,在教學要求創意化的趨勢中,許多學校的老師起而仿效,往往都有令人讚賞的教學成果,足以證明此法不是只有臺大學生可行。然而教學創意化所帶來的另一現象,則是許多人誤將「創意化」等同於「浮淺化」,創意有餘,但深度不足,卻值得深思與檢討。當然在課程要求活潑多元、引起同學興趣之餘,運用討論、戲劇、田野調查當作評量的方式,將多元的當代議題納入到課程討論中來,如此固然可喜,但是梅老師認為其中絕對不能忽略的,就是課程應有的深度。而所閱讀討論的文本是否具有足夠的「經典性」,尤其必須注意。


  梅老師認為優秀的通識課程,更需要以深厚的專業學養為基礎,如此一來,才能提升思維與感受的層次,避免泛論,創意才不會流於流行與輕薄。而專業知識經過通識課程的洗禮,帶進不同學科與領域的思考,也具備了開展與突破的可能,兩者可謂相輔相成,相互辯證,亦可以在這個過程中,開發學生的潛能。在跨領域研究已成不可免之趨勢的今日,以專業提升通識課程教學的層次,以通識打開專業研究的面向,不啻令人期待,也值得努力。


  課堂隨著學期結束而結束了,課堂下的一切卻正開始:同學們與助教相約再聚的時間,手機裡傳來問候的簡訊,有人想要繼續閱讀下一本書,有人開始思考五四精神的現代延續,有人正在思索以文學為專業的可能,有人打算報考文學研究所——這是掌舵者梅家玲老師所給出的想像天地,他們在課堂裡共同收藏一段記憶,並且帶著這段記憶,讓各自的夢想在課堂外,逐一地實現了。



文/王瓊涓 影像/劉嘉圭、吳依庭、賴怡安、謝雯潔、辛佩宜 修訂/廖蕙玟、簡妙如、梅家玲



   
全部獲獎教師 [50]
第二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5]
第一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5]
教育部通識教育改進計畫績優主持人 [40]

 

 

 
 
tel (02)3366-9863、(02)3366-9531
【臺灣通識網】教育部通識教育資源平臺建構與永續發展計畫
home | contact us | sitemap
copyright 2009 MOE.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