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臺灣通識網 課程資料庫教師資料庫通識實務全景
地區    學門   關鍵字    

 

林錫銓 老師

>> 241 瀏覽人次

亞洲大學 休閒與遊憩管理學系

區域研究學門
文化資產學門
社會科學學門


教育部通識教育改進計畫績優主持人



 
林錫銓老師影音專訪
1分47秒 | 15.33 MB

我希望學生能在課程中重新找回
對社區生活與環境的感動
進而實踐工作倫理與環境倫理
 



社區美學與我
問題意識的引發:從自我的「視角」發現社區關懷
社區工作隊:培養社區認同感與責任感
白鷺鷥之歌
 

社區美學與我

  「美」是什麼?任教於亞洲大學休閒與遊憩管理學系的林錫銓老師認為,美是成為一位擁有獨特個性的人,且能夠對生命負責、對他人熱情、對社會和環境用心。開設「社區美學」這堂課的林老師對美所下的定義,不僅是其對課程與學生的期許,亦是他對通識全人教育的見解與實踐。

  林錫銓老師總會在每學期「社區美學」的第一堂課,提供一全方位的視野協助學生勾勒通識教育及社區美學的樣貌。「因為實在有太多人到了大四還是不清楚,上通識課到底要幹嗎?」對林老師而言,「通識教育就是全人教育,它關切的是一個人存在這世上的生存狀態。每個人在這樣的狀態下都會有幾項需面對的課題,而這些課題可以在通識中尋得解答。」林老師因著這樣的理念開設了「社區美學」一課,他認為無論任何專業背景的學生,只要是作為一個人,就無可避免地必須學習面對自己的生命、面對他人面對社會文化以及面對環境。

  林錫銓老師便是本著這樣的教學理念,在「社區美學」這堂課中引領學生找回對社區的感覺與感動。「社區美學」課程不僅從公共倫理、環境倫理議題讓學生思考個人在社區中的獨特角色與任務,並進一步期許學生藉探詢社區之美填補因專業分工而形成的破碎主體。林錫銓老師強調:「專業課程教會了學生生存的技能,卻沒有教會學生如何過生活。」教會學生如何過生活,是林老師通識課程設計的初衷,也是最重要的使命。以社區美學為例,當學生在課程中透過實踐向外拓展了視野,並因周遭的感動而豐富了個人的生命,他們的專業力量就會形成促進社區活力的源頭。透過一門課程讓學生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觸及到學業、自我和專業之外的視野,走入環境、走進社區聆聽他人的生命,這種對生命負責、對他人熱情、對社會和環境用心的實踐便是一個全人的基本態度與作法。

  於是,林老師總在第一堂課就讓學生思考「社區美學與我」之間的關連。學生必須瞭解任何個人的專業都無法與社會環境輕易切割,因為身為一個全人,就必須將自己投入在整體的社會脈絡之中。例如林老師會引導觀光系學生思考如何將自己的專業帶進社區,以推廣社區觀光的概念;或衛生管理系的學生則可發揮專長規劃社區公衛設計。因此,「動口討論、動腳參與、動手實作。」成為了林錫銓老師對學生在課堂上的基本要求,也是他對學生踏入社區的深深期許。
 



問題意識的引發:從自我的「視角」發現社區關懷

  「社區美學」的課程重點以觀念釐清、社區觀察和審美實踐三大教學設計交互進行。傳統的教學方式通常會認為學生必須先擁有基本的學理概念,再進入場域、實作過程時才會比較有深入的環境觀察;但林錫銓老師認為,更有效的教學方法是直接把學生拉到一個有特色的社區裡,在有社區經驗之後再將學生拉回課室進行分組討論和觀念的引導。林老師補充說:「純粹的推理與思辨課程,對我們學校的學生來說接受度較低。但如果可以實際創造一個教學情境,學生就會展現出解決問題的能力。」

  於是,林錫銓老師就實際以亞洲大學周遭的健康街作為社區觀察的地點。健康街位在亞洲大學旁邊的巷弄,為亞大學生每天活動的主要空間,但學生卻鮮少有機會深入認識這個社區。有鑑於此,林老師決定就帶著學生走入健康街,去「感覺」社區呼吸的聲音,並期待學生透過自己的視角來引發社區意識與關懷。

  例如:林錫銓老師希望學生可以帶著相機去凝視社區,經由鏡頭去發現社區中每一個不經心的小角落。學生必須在參訪結束當天寫下參訪心得,作為初次拜訪社區的紀錄。其次,學生在參訪後須從自己拍攝的照片中擷選出「最美及最醜的兩張社區照片」,且在照片旁邊描繪對該社區角落的觀察和選取原因,並於下次上課前將簡報檔繳交給助教。下次上課時,林老師會從學生作業中挑選幾張有趣的作品,並請同學分享擷選的原因和故事。而後老師便開始與同學們討論「為什麼這樣的圖像是美,而那樣的圖像覺得醜呢?」經由問題的引導,學生就會慢慢地說出自己對社區的觀察及感覺。

  由於學生一開始對社區美學並沒有具體的觀念,所以在期初要求學生擁有自己的觀點去描繪社區確實比較困難。因此,林錫銓老師選擇讓學生直接透過快門去映照自己的社區觀察,再從這些圖像中逐步解析自我述說社區故事的方式。而後透過與老師及同學的討論,逐步定義出社區之美與醜,最後慢慢地延伸出自己對社區的問題意識與關懷。這是「社區美學」這堂課中,一種從自我影像觀察所蔓延出最真實、也最有趣的問題意識引發方式。
 



社區工作隊:培養社區認同感與責任感

  「如果您是一位魔法師,您會想把亞大隔壁的健康街變成什麼模樣?」這是林錫銓老師誘發學生思考的問題。林老師希望,當學生於期初擁有對社區初步的觀點之後,可以進而展現行動的力量。於是,「社區工作隊」便應運而生。林老師期許藉由「社區工作隊」的行動實踐,學生將不僅能挖掘出社區的內在意義,並且能以社區的故事協助其展演出獨特的個性。

  林錫銓老師帶領學生走過一個又一個社區,除深入當地的歷史脈絡蒐集資料之外,也會實際訪談當地耆老與居民,重新找回屬於社區的故事和意義。例如健康街的過去,就在老人家的回憶與口述中成形:「以前這邊是一大片的竹林,我們蹲在庭院吃飯時,常常吃到一半會接到從天空掉落的一條魚。原來,那條魚是從白鷺鷥的嘴巴掉下來的。」竹林與白鷺鷥是老人家們對健康街的兒時記憶,如今物換星移,田園景象已被一家一家的小吃攤給取代了,雖然老人家樂見地方繁榮,但心中卻也難免有幾分緬懷和失落。除耆老的兒時記憶之外,民間的歷史傳說也是屬於這片土地的故事,石頭公就是其中一個例子:過去的居民將路邊的一塊大石頭當作守護村落的象徵,所以路過大石頭的居民總會停下來敬拜。久而久之,居民就把石頭公視為當地的土地公,石頭公的傳說就這樣傳開來了。

  林錫銓老師與學生將社區參訪帶回的故事透過圖片、講授與課堂討論重新消化,再利用期末社區美展的活動,將曾經遺落在土地上一片片的歷史記憶重新拼裝起來。這一天,小吃街中間的天棚頂被綠色與白色的布條給覆蓋起來,那是老人家記憶中的竹林密佈與白鷺鷥飛舞的景色;一部用廢車改造的石頭公活脫脫地站在街道中,暗示著對當地社區居民的庇佑;居民屋頂上的燈塔也被改裝成巨型的大燈籠,烘托出當天張燈結彩的熱鬧氣氛。

  社區工作隊除了用裝置藝術妝點出傳統古老的社區印象之外,也結合他們對現代健康商店街的觀察,傳達出他們對土地與社區的認識與關懷。學生們認為健康街多販賣易造成身體有害的油炸食物,為宣導健康飲食的概念,學生於健康街的入口製作了巨型的大嘴巴、拿著用紙板製作而成的香腸看板,一串接一串的進行掃街遊行,以「健康飲食」作為遊行踩街的訴求。

  當學生背負「社區工作隊」這樣的名號,他們通常會認為自己帶有責任,是任務性的帶著問題意識去改造社區,還原該社區最珍貴的地方真諦。林錫銓老師談起這段故事時,眼神透露著他對土地的熱愛與感恩:「我一直覺得自己很慶幸,學生願意和我一起製作這些裝置藝術的道具,一直做到天亮。」這樣的課程除了需要豐沛的熱情,更需要堅定的價值觀和行動力,而學生也因為林老師的熱情而被鼓動起來。他們一直深信,「美」的本質就存在於土地裡面,從來不曾消失…
 



白鷺鷥之歌

  「白天上課、晚上畫畫。」這是林錫銓老師一天的寫照。每走過一個社區,林錫銓老師就會畫下代表當地特色的意象圖。掛在林錫銓老師辦公室的「白鷺鷥之歌」就是其中的一幅代表作。在畫中,藍天白雲裡有一隻白鷺鷥迎風遨翔,一位拿著傘的阿伯走在前往工作路途的鄉間中。林老師說:「畫中的主角是當地居民福明叔。福明叔從事碎石工工作,每天都會到健康街吃早餐,再走稻田的路到工廠上班,日復一日。而白鷺鷥擁有勤勞的天性,就像是福明叔一般,每天離開窩巢辛勤覓食。這也象徵著霧峰社區所具備的白鷺鷥精神。」

  社區美展的當天,林錫銓老師把這幅白鷺鷥之歌意象圖帶到展場中,令人意外的是福明叔親自蒞臨現場,全場頓時傳出尖叫與鼓掌聲,社區工作隊的學生也大受感動。在這幅以當地居民為主角的畫中,不只存在著居民的主體性,也蘊含了學生對社區工作所投注的情感。林老師相信:「當精神的內在意義被理解了,被認同了,學生會看的見,那麼他們的創造性力量就會出來了。」

  「作為一個全人,須對生命用心、對人用心、對社會用心跟對環境用心。」這是任教於亞洲大學林錫銓老師對通識教育全貌所下的定義。相同地,林老師也將這樣的概念化為自己內在的信仰,並且透過通識教學完整了自己的生命。
 



文/張育如、鄭百雅 影像/紀紳傑、黃瑋傑 修訂/黃俊儒、林錫銓



   
全部獲獎教師 [50]
第二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5]
第一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5]
教育部通識教育改進計畫績優主持人 [40]

 

 

 
 
tel (02)3366-9863、(02)3366-9531
【臺灣通識網】教育部通識教育資源平臺建構與永續發展計畫
home | contact us | sitemap
copyright 2009 MOE.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