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臺灣通識網 課程資料庫教師資料庫通識實務全景
地區    學門   關鍵字    

 

王靖婷 老師

>> 493 瀏覽人次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文史哲學門


教育部通識教育改進計畫績優主持人



 
王靖婷老師影音專訪
1分45秒 | 11.55 MB

我希望學生透過通識閱讀文學,
貼近生活的美好,感受心靈的美好。



大學中國文教學的反省
通識教學應讓經典產生新意義
以學生為主體、老師為主導的教學安排
文學習作陪學生走過情感幽谷
 

大學中國文教學的反省

  目前任教於中華醫事科技大學的王靖婷老師,於1990年畢業於東海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畢業後即奉獻所學投入教職。一路走來,王老師經歷過大學國文課從「共同科目」到「通識科目」、從「8學分」到「4-6學分」的體質轉變;此外,在教學歷程中,王老師也有許多機會可以聆聽學生的生命經驗和需要。種種的因緣際會促使王靖婷老師重新思考:國文科目除了文化內涵和文學賞析以外,是不是還能擴大格局,幫助學生找到人生適切的方向?

  王靖婷老師認為,國文課程的通識化不應窄化為語文能力訓練的課程,首先要能教會學生「情動於中,而後形於言」,這才是國文教育的本質。一般人對於國文課的印象,仍停留在傳統制式課綱的教材傳授,培養學生古今文體的閱讀、欣賞和寫作能力。但對於王老師而言,國文科除具備外在的表達和修辭能力以外,更該回歸到通識的人文精神,讓國文回到生活中以激發學生內在的感受能力與省思能力。

  不過,一門國文科必須兼具文學賞析、探究古今典範,並將其意義性延展至學生生命經驗本身,這樣的教學目標要具體實踐,確實有相當的難度。王老師提到自己的教學經驗中,首先要面臨的是,如何將過去國文學科本身的思考脈絡重新轉化,除了針對課程進行更新的設計,也要考慮如何將經典文學和通識精神結合在一起,不能偏廢其一。王老師認為:「國文其實可以用主題式教法,讓經典在新的時代中產生新的意義。」相較於專業技能的學習,文學中所提供的人生情境與模擬,甚至比專業知識更貼近真實生活。

  例如〈觸讋說趙太后〉這篇文章在當時的歷史意義是闡述臣子勸諫辭令的故事,在課堂中可以將故事衍生為訓練「說服的技巧」,帶領學生將之轉化並實際應用於日常生活困境的解決、求職的自我推薦、以及溝通的藝術…等。對王靖婷老師而言,「通識也可以很生活、很實用!學生畢業後的競爭力不只看專業,更看價值觀與態度!」而通識教育正好填補了一味向專業知識傾斜的學院風氣,要求課程「與生活連結」更破除通識是「無用」學科的傳言。

  王老師強調,國文課程是藉由經典文本作為媒介,目的是要透過文本傳遞生命價值與生活態度,讓學生直接從文學作品中去對應自己的經驗,並於閱讀後進行思考、習作以銜接現代思維和情感,如此一來,既可培養文學造詣又能貫穿通識人文的精神。

  因此,王靖婷老師對於大學中國文學教學的發展,她提出了幾個需要把握的重要原則:一、將國文課程通識化、人本化、生活化是國文教學改革的新趨勢;二、國文教材的編選詮釋,需與時代背景、學生思想、生命經驗作結合;三、運用多元教學與多元評量,培養學生人文與科技、人文與專業的能力。



通識教學應讓經典產生新意義

  當國文課程回歸到通識的人文精神時,教師所選讀的文本就變得非常重要。但是一般的學生早已習慣對傳統國文課的刻板印象,按部就班地將老師指定的教科書從頭到尾讀完,一堂國文課程也隨之結束。面對目前大學國文課程的狀況,王靖婷老師認為,「通識課程必須以學生為主體來設計課程,同時顧及經典豐富度和學生接受度,才能引起學生共鳴!」

  王靖婷老師提到,過去91~94學年間,她的上課教材都是以五南出版社出版,由輔英科大國文組老師所編的《中國語文能力》一書為主。主要是因為該本教材資料要而不煩,又較其他讀本多了思考題及習作題,在每篇文章講授完之後,可就思考題讓學生分組討論。雖然王老師在照本宣科的教學方式中已加入了別於傳統窠臼的思考練習或分組習作的活動,但王老師因為一位學生的遭遇,讓她深深察覺,對於國文教學的改變似乎可以做的更多…

  95學年初,一位曾在全系戲劇比賽中表現耀眼、令人刮目相看的學生,突然跑過來對王老師說:「老師,我要休學了。」在殷殷詢問下,這名學生道出自己的休學理由。原來一直以來,她心裡懷藏的願望,就是和自己從未謀面的生父見上一面。對很多人而言,和自己的親身父親見面不過是個微薄的心願,但她卻必須經過許多努力與波折,才能達成長久以來的心願。然而見面後的結果卻讓這名學生深深地失望了,因為父親的冷漠、無感大大地傷了她的心,而多年來對於父親的期待也因此落空。從此之後,這名學生變得消沈喪志,甚至厭惡自己身上流著與父親相同的血液、冠著父親的姓;更對自己的存在感到懷疑、對於未來也茫然無所適從。在極度的挫折之下,她選擇了休學。

  得知這個緣由,頓時間,王靖婷老師開始反省在自己的教學過程中究竟要帶給學生什麼?又曾經給過學生什麼?為什麼原本應是充滿憧憬的青春年少,現在竟被無解的過去給困擾住,無法掙脫生命的桎梏?王老師感嘆,「為什麼我只傳授了知識,卻沒有辦法讓學生在文學中得到情感支持與面對困境的啟示?」

  因為一名學生的際遇,王靖婷老師開始重新思索國文課程的定位,並且開始實驗如何透過文學引發學生情感共鳴和思想啟發。而王老師也體認到,通識課程人本化的精神必須以學生作為主體。

  王老師引述目前任教於高雄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李玲珠副教授曾談過的理念:「在這個時代,帶學生念《正氣歌》的必要性是什麼呢?」這是中國經典與學生生命體驗間關連性的一個嚴肅疑問。王老師認為,無論是《出師表》、《正氣歌》或是《岳陽樓記》都是在闡述為政者的忠心與胸懷天下,但是這類文章與現代學生距離較遠,無法貼近他們的生活。學生難以體會,再好的文章都產生不了作用,學生也無從得知他們要從文章中去認同什麼?因此,必須讓經典在新時代中產生新的意義,這是大學國文老師必須面對的課題。



以學生為主體、老師為主導的教學安排

  在實際教學的安排上,王靖婷老師的課程中心理念是以「人的發展」來架構兩學期的課程。上學期從「人與自己」(人生)的面向切入,探討文學與自我觀照的議題,分別設計「故鄉之歌」、「戀戀親情」和「愛情來了」等三大主題;下學期的課程規劃則從「人與他人、環境」的面向切入,探討經典與處事智慧的議題,解讀中國經典中所涵具的情緒管理智能(EQ)與人際社會智能(SQ)思考,分成「困境的解決」、「溝通的藝術」和「詩詞看人生」等主題。

  王靖婷老師期盼藉由上學期的主題設計,引領學生透過文學反身思考自己的過往人生經驗,期許學生處順境者學會感恩、處逆境者學會走出傷痛,並勇敢向未來邁進;下學期的主題設計則培養學生面對困境的積極態度、辨識時機的人生智慧以及溝通的藝術等,期待學生能把知識帶到課堂外,在未來的人生路途中可以走的更穩、更好。

  另外,除了以學生為主體設計課程之外,老師的主導性展現於課程目標的訂定、課程引導和教材的挑選。學生除了必須歷經兩學期主題式的文本閱讀之外,於每單元進行前,會藉著情境氛圍引導學生將過往經驗與單元學習做連結,而課堂中則以分組方式展現文本閱讀後的理解程度,並藉由討論相互激盪。此外,每單元結束後,也會請學生紀錄每篇文本的讀後感、佳句選錄、演講心得、課前思考與課後討論,藉由紀錄的過程訓練學生統整和組織能力。



文學習作陪學生走過情感幽谷

  雖然王靖婷老師可以竭盡所能地結合經典文學與學生接受度來設計課程,但她心中也清楚地體認到,她所面對的學生和國立大學的學生不同,所以,王老師期許自己成為人師勝過經師。

  「我的學生從小就是被升學體制『淘汰』的一群孩子,但是他們一樣擁有豐富的感情。只要不要太計較他們的缺點、盡量挖掘他們的特長,在課堂上還是能挑動他們的學習欲望。」王靖婷老師說。

  王老師接著說,「在這個經濟能力呈M型的社會中,那些站在高端點的孩子,他們的父母從小花錢栽培孩子的專長與才藝、補習課業,因此他們現在可以付比較少的錢上國立大學。諷刺的是,我的學生大多是來自中等收入或相對清寒的家庭,他們的父母沒有錢讓他們從小補習,換來的卻是必須付多兩倍至三倍的錢讀私立大學,才能使這些孩子完成讀大學的夢想。」

  王靖婷老師面對的學生是平均每班有近1/2的學生需助學貸款繳交註冊費、近1/3學生來自單親或隔代教養家庭。「這些孩子不僅僅要面臨學習能力的問題,還要同時面對經濟壓力、親子相處和情緒傷害等問題。」王老師認為,面對這樣的狀況下,「必須透過合宜的課程設計,配合他們的程度、學習型態、成長背景,引導學生適當抒發壓抑的情感,藉文學追求心靈平和、建立生命活動的完美圖像,並以正向心態展望未來。」

  所以,在上學期的作業設計中,王老師在課堂中分別介紹四篇白話文,針對文章內文和結構進行解析,而學生必須從這四篇文章當中挑選其中一篇文章進行「仿作練習」,先試著從模仿白話文本的結構中練習書寫的技巧。閱讀文章外,王靖婷老師也邀請講者到課室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當演講者李茂忠先生向學生提到:當自己還在媽媽的肚子裡時,爸媽已離異,所以打從出生後從未見過爸爸;一直到13歲,有機會看見爸爸的第一眼,卻是躺在棺材裡冰冷且陌生的屍體。成長過程中,無父的恥辱與孤獨深深困擾著李先生,人前開朗人後飲泣是他成長時期的寫照,一直到神學院的輔導老師要他寫下兩封信,寫給素未謀面的「爸爸」,並代他回信時,長久以來的生命傷痛因此得到撫慰也被醫治了。雖然這是一封永遠無法寄出的信,但因為生命中有許多錯過與悔恨、愛與原諒都與「他」有關,藉由這個過程,讓成年的李茂忠先生,脫離了從小到大的自卑感及自暴自棄的情緒,人生因而走出陰霾,有了新的契機。

  透過李茂忠先生真人實地分享的過程,王靖婷老師回過頭來要學生也練習陳述自己的生命故事。王老師強調,唯有真實面對自己最深處的情感,並將其文字化,才能寫出深刻動人的文章。王老師補充說,這些習作是希望以學生為主體進行自己生命故事的書寫練習,倘若文章牽涉到學生隱密的傷痛,也必須徵詢學生同意才能將文章公開。有時候王老師會從這些書寫中意外得知學生的生命困境,再用一種迂迴卻熱誠的關切,提供學生最適切的紓發管道。

  也許,課堂裡的文學習作正好提供了機會,為這群青澀、苦悶、抑鬱的孩子尋找到出口。因為王靖婷老師深信,「我期盼我的工作除了傳遞知識以外,還希望在學生困頓茫然之際,可以因為這堂課與一個故事、一篇文章、一段文字、一句話相遇,陪同他們走過情感幽谷。」



文/張育如、王瓊涓 影像/紀紳傑、辛佩宜 修訂/黃俊儒、王靖婷



   
全部獲獎教師 [50]
第二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5]
第一屆臺灣傑出通識教師獎 [5]
教育部通識教育改進計畫績優主持人 [40]

 

 

 
 
tel (02)3366-9863、(02)3366-9531
【臺灣通識網】教育部通識教育資源平臺建構與永續發展計畫
home | contact us | sitemap
copyright 2009 MOE.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瀏覽人數